弥敖

……………………………………………………

主混欧美圈,漫威圈👉👉本命抖森以及一票男神

叫我弥敖就好啦,欢迎来找我玩!

其实一直想找个画手和我联动来着……有生之年能找到的吧,吧。

…………………………………………………………………


cp大乱炖,什么粮都吃emmmm....除了盾冬

扑火【莫娘同人】


(1)
         女孩是个普通的女孩。
         她这辈子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运气好,凭着一点数学天赋,加上不懈的努力,年仅28就成了MIT数学系的博士生导师。

        长相出奇的减龄,加上在皮肤粗糙身材高大的白种人中愈发凸显的弱柳扶风温文尔雅的气质,让女孩在一群变态级学霸中间极受欢迎。

         她以为自己的一生也注定了就是这样,平平静静,简简单单,或许她会找到一个性格相近的人,结婚生子,然后慢慢老去。

         至少在那件事发生之前,她都是这么认为的。

          那天是星期六,阳光正好,她挨个拒绝那些追求者的邀约,打算在家中好好补补剧。

          她打开了电视,却没有调到电视剧频道。   
          她的注意力被一条新闻吸引了。
        
        "今天 在老贝利法院... Today,STANDING outside the Old Bailey... "
        "世纪大审判... This is the trial of the century... "
         "对詹姆斯·莫里亚蒂的审判... The trial of James Moriarty... "
          "詹姆斯·莫里亚蒂 今天早些时候被控 James Moriarty, earlier today accused of... "
          "企图偷窃皇冠御宝 ..attempting to steal the Crown Jewels. "
           ""莱辛巴赫英雄夏洛克·福尔摩斯 At the Old Bailey we have 也来到法院... Reichenbach hero Sherlock Holmes... "

            耳鸣,没来由地头晕目眩,她此刻已经什么也听不清楚了,只能不可置信地看着屏幕上那张脸。

           那人生着一张娃娃脸,飞扬的眉毛在彰示着主人的玩世不恭,明明是很普通的五官,却没来由的生出一股霸道的侵略性,像是致命的毒玫瑰,碰一下就会遍体鳞伤。

           ……关键是,他看起来为什么会如此的眼熟?
          她绝对没有见过他,也从来没有听过James Moriarty这个名字,但是当她看见他的脸,心脏好像被猛的揪紧,有什么东西就要呼之欲出,却受到极坚固的阻拦,撞得鲜血淋漓。

         好像只过了一会,又好像女孩发了很久的呆,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被一股力量催促着一下从沙发上蹦起来,来不及换衣服就夺门而出。
        

          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可能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那只会是他了。

         那个曾经到MIT做过演讲的知名心理医生,汉尼拔教授。


(2)

            当女孩气喘吁吁地推开私人诊所的门时,汉尼拔已经坐在那里等她了。他像是有什么预感一样,就那样静静地坐在昏暗的屋子里,面前的电视机正闪着炒的火热的头条。

           女孩不由自主地被男人强大的气场给镇住了,她顿了顿,放轻了呼吸,才出声道:

           "汉尼拔先生?抱歉打扰了。我是MIT的博士生导师,上次听了您的演讲,我受益匪浅,请问您现在有时间吗?"

          听到她的话, 椅子上的人缓缓转过头来,冰蓝色的眼睛定定地瞧着女孩,只一个眼神,就像能冻住温暖的室内,但女孩毫不退让地回望过去——

           就这样胶着了一会,还是汉尼拔先微微侧过脸,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小姐,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就这样活着。"女孩摇了摇头,坚定地看向教授,"教授,如果坐视不理的话,这里,会疼。"
            
             她指了指心口的位置。

           "那么,如果这个答案是一个黑洞,它会吞噬所有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吞噬所有你认为的现实,你还要知道吗?"

            女孩只是看着他,末了,缓缓地、缓缓地点了点头。

            金发的教授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我希望你记住……我帮助你,催眠你助你想起往事,告诉你他近日的行踪,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他……
            他太累了,如果这是他选的路,我希望他能在结局之前最后见你一面。
          
            这是汉尼拔没有说出口的话。
           James Moriarty,那个可以让他称之为知己的男人。




            几天后,巴茨医院楼顶。一个身着Tom Ford定制西装的人影正外放着重金属摇滚乐,毫无形象地坐在屋檐处。

  

           不一会,一个更加高大挺拔的人影推开了虚掩的大门,
          "我还能证明 你整个身份是伪造的
I can prove that you created an entirely1 false identity. "   夏洛克的卷发在朦朦胧胧的阳光中飘扬。

         莫里亚蒂挑了挑眉,""还是自杀吧 省力多了
Oh, just kill yourself. It's a lot less effort."

     "动手吧
      Go on."

     "为了我
     For me."

     夏洛克摇摇头,说道:"你疯了
     You're insane."

      "你才刚知道? 哇哈哈
      You're just getting that now? Wo-wo-wo!"

      "好吧
       OK.

       让我再给你点小激励
        Let me give you a little extra incentive2.

       你不照办 你的朋友会死
       Your friends will die if you don't."

        "约翰?
        John?"

       "不只是约翰 所有人

        三颗子弹 三个枪手 三个受害者
        Three bullets, three gunmen, three victims.

       没人能阻止他们
       There's no stopping them now...

       除非我的人看到你跳下去
       ..unless my people see you jump.

       你可以逮捕我 折磨我
       You can have me arrested, you can torture me,

      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
       you can do anything you like with me,

      但是没人能阻止他们扣动扳机
      but nothing's going to prevent them from pulling the trigger.

      你得承认 这样更性感
      You've got to admit, that's sexier."

      
      "  而我死得名声扫地
      And I die in disgrace."

 
       "当然 这才是重点
       Of course. That's the point of this."

         莫里亚蒂夸张的弯起了嘴角,看起来跃跃欲试。

       "跳吧
       Off you pop.

       照办吧
       Go on.

       我告诉你结局了
       I told you how this ends.

       唯有你的死 能阻止杀手
       Your death is the only thing that's going to call off the killers3.

       反正我不会阻止他们
       I'm certainly not going to do it."

       夏洛克皱了皱眉,他看上去有点悲怆地问道:

       "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
       Would you give me one moment, please?"
       "一点私人时间
       One moment of privacy."

       "please。"

        但变故就在那一刻发生了。

        刚刚还站在楼顶上准备跳的夏洛克,下一秒却哈哈大笑地转过身来,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挑衅,

       莫里亚蒂瞪起了大眼睛,
      "什么?
       What?!"

       "是什么?
        What is it?"

        "我哪里有漏洞了?
        What did I miss?"

       咨询侦探扬起胜利的微笑,他说:
       "我不用死
       I don't have to die"

       "只要我手上有你
       if I've got you."

  
       "……你以为能逼我撤销命令?
       You think you can make me stop the order?"
"     "你觉得能让我这样?
      You think you can make me do that? "

      "夏洛克 你的大哥加上国王的全部人马
       Sherlock, your big brother and all the King's horses
       都没能逼我做违心的事
       couldn't make me do a thing I didn't want to."

       
        "对 可我不是我的大哥 记得吗?
        Yes, but I'm not my brother, remember?"

       "我就是你
       I am you."

        "Moriarty, 你说每个人都有牵挂的人,是的,没错。"

        "所以你也会有。"

        ""想跟我在地狱里握手?
         You want me to shake hands with you in hell?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I shall not disappoint you."

         "不,不他不可置信地摇摇头。
          Nah."

         "你只是说大话
          You talk big."

           莫里亚蒂突然又大笑起来,仿佛是知道了一个什么天大的笑话,

         "我知道了
          I see."

         "你不平凡
         You're not ordinary."

         "不
         No."
         "你就是我
         You're me."

         "你就是我
         You're me."

         "谢谢你
         Thank you..."

        "夏洛克.福尔摩斯
         ..Sherlock Holmes."

        "谢谢你
         Thank you."

        "祝福你
         Bless you."

        "只要我还活着
         As long as I'm alive,"

        "你就能拯救你的朋友 这办法不错
        you can save your friends, you've got a way out."

        "但是,若我死了,你就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我的弱点了。"

         但他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掏出了手枪,局势瞬息万变。

         "不!"

         "不!"

(3)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低沉,一道清脆,但都蕴藏着恐惧和慌张。

        那声清脆的声音,像是有魔法一般,定住了正在上演的剧目,好像时间都被静止了。

        James Moriarty停住了动作,Sherlock Holmes也同样停止了动作,他们一齐向着唯一的出口看去——

       褐色的眼睛微眯,瞳孔却在无限发大。

        声音的主人,正用力扶着墙喘气,许久不见的女孩还是一如既往的脆弱,只是几层楼梯就会累的够呛,她看上去很不好,记忆中柔顺靓丽的黑色长发此时随意披在肩上,眼眶通红像只刚哭过的兔子,还有着令人无法忽视的黑眼圈。

        她怎么了?他只不过几个星期没有时间,那群废物就是这样看着她的?

        另一边,夏洛克的注意力很快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吸引了过去,
         她是谁?她是怎么穿过莫里亚蒂的层层防护上来的?莫里亚蒂的人?不可能。看看他的反应就知道。麦克罗福特的人?他不会派这么一个哭包来的。

        夏洛克脑子飞速运作,脚步也朝着女孩走去,连珠炮式的句子就从嘴里吐了出来:

         "25岁左右,在校大学生?不会,MIT的博士生?缺乏锻炼,人气关系简单,至少有五六个追求者,近期看过心理医生……"

         "你来这里干什么?"

          女孩焦急地看着侦探,张张嘴准备说话。

          "等等,你如何进来的?不会是计划内的,也不会是莫里亚蒂的人,你是谁?哦,不是他们拦不住你,是他们根本没有拦你,为什么?不敢?你和莫里亚蒂是什么关系?"

          "你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显而易见,太明显了,奇怪,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女孩皱了皱眉,"我……"

           "等等,你说服了Molly?哦看来是的。你怎么说服她的?催眠?不不不,你被催眠过?瞳孔放大,看来是的。"

           夏洛克沉默了两秒,顿了顿,再次扬起自信的微笑,说道:"well,我已经知道了了。"

——但是,若我死了,你就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我的弱点了。

——well,我已经知道了。




(4)

         那个使莫里亚蒂每年都要做一些无意义的数据篡改的原因,夏洛克终于找到了。

         最后一个碎片集齐,一切推理都顺理成章地联系了起来,

          "你是否觉得自己的人生在这6年来无比顺利?六年前,我们发现莫里亚蒂开始常常搞出一些无意义的小动作,撇去那些为了掩人耳目的,"
         "你的追求者是不是一直很多但都坚持不到一个月?是不是只要是你想要的课题就没人敢和你抢?你住在偏僻的窄巷,却从来不会有流氓带着毒品来骚扰你。毕业舞会那天,整个舞厅爆炸震动了整个新闻界,死伤惨重但你偏偏没事 。对不对?"

          "甚至是你选择的路,都不会有很多红灯,即使是在市中心也绝不会堵车。"

           夏洛克看着面前脸色突然煞白的女孩,再次开口道,

          "一切的一切,都源自六年前你向MIT数学系教授James Moriarty表白遭拒,并被骗去催眠洗去记忆的那天,是不是?"

           "闭嘴……"

           "看来我猜对了,你难道就不会怀疑周围人对一个名字的回避吗?"

           "闭嘴……"

           "那你现在又跑来干嘛呢?想看看他是怎么被抓的?"

           "闭嘴"
  
           "真是感人的控制欲,没想到James Moriarty也有这样一面……"

           "闭嘴!  请你闭嘴好吗?!"女孩几天以来以为已经流干的泪水再次决堤,她梨花带雨的样子成功堵住了夏洛克的嘴。

          她一个呜咽,狠狠地瞪了夏洛克一眼,将头扭向那边还保持着吞枪姿势的罪犯,眼睛里带着希冀,问道:

          "不是的,他……他心里还是有我的,只是他要做的事情太危险了,所以才要保护我,对不对?"

          "那些曾经的美好不是骗人的。James, 我不怪你,你别死,好不好?"

          "你别再丢下我了,好不好?啊?"

          女孩眼里满是破碎的光亮,像是午后的阳光,或是清晨的露水,见之令人心碎,好像若是拒绝了,那些支离破碎的情感就会彻底把她淹没。

    

            莫里亚蒂有一瞬间的恍神,他突然很想放下手中的枪走过去擦去她的泪水。

           但他忍住了,他仔细地看着女孩,眼神透着决绝的专注,

    
           良久,他慢慢露出一个与经常出现在他脸上的那种夸张笑容截然不同的微笑,温柔深情的
看着他的女孩,就像是最后的告别。

      
            他说,

            "抱歉,我的女孩。"

            

              "不——"

              "嘭!—"








(5)

       很多年以后,汉尼拔回想起那个女孩第一次踏进他的诊所的场景。

         她闭着眼,安静的像是睡着了。

          James Moriarty眼神温柔,低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从此,你的世界再无莫里亚蒂。"

       
         "嘭!—"

          从此,她的世界,只剩下一片虚无。







  
* 哦 罪犯 你要逃到哪去? * Oh, sinnerman, where you gonna run to? 
* 罪犯 你要逃到哪去? * Sinnerman, where you gonna run to? 
* 你要逃到哪去? * Where you gonna run to? 
* 就在那天 * All on dim day 
* 我奔向礁石... * Well, I run to the rock... * 
* 哦 主啊 * Oh, Lord... 
* 请帮帮我 主啊 * Please help me, Lord 
* 您没看见我在祷告吗 * Don't you see me praying 
* 您没看见我在谦卑祷告吗 * Don't you see me down here praying 
* 但是主说 * But the Lord said 
* 找魔鬼去吧 主说 * Go to the devil The Lord said 
* 找魔鬼去吧 * Go to the devil 
* 他说 找魔鬼去吧 * He said Go to the devil 
* 就在那一天 * All on that day 
* 于是我去见魔鬼 * So I ran to the devil 
* 他在等我 * He was waiting... *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