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敖

……………………………………………………

主混欧美圈,漫威圈👉👉本命抖森以及一票男神

叫我弥敖就好啦,欢迎来找我玩!

其实一直想找个画手和我联动来着……有生之年能找到的吧,吧。

…………………………………………………………………


cp大乱炖,什么粮都吃emmmm....除了盾冬

【灭霸铁/微all铁/锤基】 偏爱(四)

TS生日快乐!

文案👏👏👏

灭霸最终还是收集齐了六枚宝石,响指打响的一瞬间,一切都化为子虚乌有。但这一次,钢铁侠用他的自由与灭霸做了一个无人知晓的魔鬼交易
,为一半的地球生命换回了生的希望。他本以为自己的余生都将在屈辱与孤独中度过,可谁又能料到,这一切……只是另一个故事的起点……






正文:


(1)

"砰砰砰"

来人的身躯较普通人类实在大了不少号,所以脚步声即使疲惫也沉稳有力。有压迫就有反抗,虽然心里早就了然世界上大部分人都不会理解自己极富远见的伟大苦心,但是这一年多来此起彼伏的反抗还是令灭霸烦不胜烦。

刚刚平息掉不知道来自那个星球的第529次叛乱,灭霸身上还带着嗜血的肃杀,黑曜五将屏息跟在他身后,生怕在此时惹祸上身。

突然,脚步声停止了。

灭霸停在了一扇门前,他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威严,"你们下去吧,好好休息。"

"是。"

灭霸站在门口久久未动,久到如果周围还有人在的话,一定会认为他不会再进去了,但他只是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紫色瞳孔里的杀伐依然褪去。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内,几乎是另一个世界。

白,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白。在大片大片的留白下,中央那张虚幻的大床就显得渺小了。床上一个绰约的人影背门而坐,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那人似有所料地回过头,蜜色的眼睛里水光潋滟,强颜欢笑的模样让人见之心碎,他说:

"hey,Thanos。"




(2)

怎么了?灭霸询问的话已经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他沉默地走近,抚了抚男人额上微卷的粽发,像是在给予安慰。

"一年了……对吗?"

"一年了,今天是我的祭日,对不对?"

灭霸想出声,却发现喉咙哽涩地难以开口,他只能艰难地说道,"你没有死。"

托尼没有去看灭霸,他挣脱了抚摸,低下头缩在了床沿,"你不懂,你不懂……"

"这一年里,那一天的景象几乎成了我历历在目的噩梦。我无时无刻不活在负罪感和思念的煎熬里……"

"至少,至少,让我回去看看他们……他们过得好不好。"

"Thanos,我求你,别逼我恨你。"

灭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不清托尼的表情让他徒生一丝不安。他摇了摇头,像是竭力甩掉那些不好的猜测,"好。"

"好,我答应你。"

托尼放松地吐了口气,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微笑。






(3)

他们降落的地方在托尼的陵园。

说来好笑,他们竟然真的给他弄了个雕像,还造了一个巨大的墓碑,他一直以为只有很受人爱戴的伟人才有这个

"你一直很受人尊敬,Stark。"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一直没出声的灭霸开口道,"你的葬礼全国的人都在默哀,白宫降了半旗。"

托你正准备好好嘲弄一番,却突然像被噎住了一样,直直地盯着朝墓碑走来的三人。

罗迪,哈皮,佩珀。

他们走进径直穿过了托尼不由自主向他们伸出的手,他和他们就这样擦肩而过。

托尼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他们看不见他。

他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亲人,跟他完全全处在两个不同的时空。

佩珀几乎是看到墓碑的那一刻,眼圈就红了,她像被抽干了力气一样瘫倒在自己新婚丈夫的怀里,泣不成声。

罗迪黝黑的眼珠里也溢满了悲伤,它靠近墓碑蹲了下来,像曾经那样轻轻拍了拍那块黑曜石课的碑,"嘿,dude,我们来看你了。"

他的手有些颤抖,连带着声音也有些颤抖,"托你的福,现在大家都过的挺好。"

"美队他们回家了。"

"瓦坎达也重建了。"

"你瞧,佩珀也终于和哈皮结婚了,他们俩都谈了八年恋爱了,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还有我,我的腿彻底好了,好利索了。"

他吸了吸鼻子说道:"钢铁侠的名号,我给你留着了……你,你应该会开心吧……我……"

他说不下去了,喉咙里像是有什么哽住了了,逼得他只能闭紧嘴巴关住所有的思念与不舍。

小辣椒哭得更凶了。

一直沉默的哈皮搂了搂身边小辣椒抖动的肩膀。一年的时间,他也从那个总不着掉的保镖成长成了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他说,"Boss,我会照顾好她的。"

托尼无声的点了点头,欣慰地笑笑,他想说别呆在这儿,我很好,该回家的就回家吧,今天还是周末呢。

但他不能,他们听不见。




(4)

第二批来的是彼得和史蒂芬。

他们俩看起来风尘仆仆像刚从战场上回来。

"抱歉Mr  Stark。又有超级反派来了,复仇者们来不了,只能是我们的来了。"彼得皱了皱鼻子,灰扑扑的脸上挤出个微笑。

自从说了第一句话后,蜘蛛侠就安静了下来,不知是仍沉浸在打斗中还是如何,以往格外喜欢说话的他,今天只是愣愣的看着墓碑,紧紧的咬着下嘴唇,一张脸涨得通红。

史蒂芬先发现了他的异样,至尊法师担忧的问道:"Peter?"

被叫到的名字的人狠狠地颤了一下,两颗迟迟未落的泪珠落在草地上掷地有声。他紧紧捂住嘴,但破碎的声音还是漏了出来。

"呜——Mr Stark 呜…… 我……我忍不住……"

"I am sorry … Mr Stark  I cannot bring you back…"

"Iam not better than you……I am sorry…"

"I am so sorry……"

彼得脸上两道清晰的泪痕太过扎眼,刺得托尼眼睛酸涩起来,不……别这样……你一直是我的骄傲啊……

斯图兰奇走上前,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Tony,曾经有位跟你一样伟大的人告诉我,死亡赋予生命意义。"

"我将这句话送给你。"

轰隆一声雷,初夏的雨季也能来的如此猛烈,像是要洗刷掉一年前留在记忆中的血腥。

斯图蓝旗扭过头不再看着墓碑,他闭了闭眼才下定决心般的说道,走吧,Peter,下雨了。

"不……"

"你还要去MIT报道,别让aunt May  担心。"

"可是……好吧。"棕色的脑袋垂了下来,如果斯塔克先生也在这里,他也会让他这么做的。

Peter Parker,你不再是小孩了,你已经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那个叫你kid的人已经不在了。

要学会坚强,像个男子汉一点。


他们走到一半,彼得似乎像感觉到了什么,他猛然回过头看向托尼他们所在的方向,像是期待看到谁。

托尼呼吸一窒,向他们走去的脚步就要迈开。

一只手却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明明灭霸刻意放轻了力道,托尼却无法再迈开一步。


他只能眼看着那双清澈瞳仁里一星半点的期许都涅灭。

他只能看着他的眼泪掉在地上。

他只能看着她们俩的距离再次被无形的力量拉远,画上时间都无法丈量的界限。


原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在你身边,却连帮你擦去眼泪都办不到。

等他们走远,托尼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脸上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



莫名流泪满面。







(5)

灭霸不太高兴的抿了抿嘴唇,犹豫着想用手去抚摸托尼的头发,却又怕他像上次一样躲开。"回去吧。"他说。

托尼摇头,在风雨中显得很无助。

灭霸还准备说些什么,却被突然出现的乌木喉打断了。军师伤痕累累,如果托尼没看错,对方甚至愤愤的瞪了他一眼,才说:"父亲,我们遭到大规模偷袭,损失惨重。"

灭霸脸色陡然一沉,"说清楚。"

"是那个高天尊,不知从哪儿找来的人马,似乎还有银河护卫队。恰好在您不在的时候……"他抬头有意无意的瞟了托尼一眼,又立刻低下头去,"还有……星云逃了。"

"回去。"灭霸不耐的一挥手,拉着托尼转身就欲打开空间之门。

但托尼竟然没有动。

托尼微微抬起头,风雨中看不太清他的神色,"你回去吧,我等的人还没来。"

灭霸没有动。

"我回去也只能给你添麻烦,放心,我在这等你回来"

灭吧沉吟了一会,深深地看了托尼一眼,才慢慢松开了托尼的胳膊回身打开了空间隧道。

就在他的身影快要消失时,一句很轻很轻的话扔了下来,如果不是托尼还在看这边,那句话肯定下一秒就要被雷声击碎在风雨中。

"Stark,别让我失望。"





(6)

灭霸走后陆续又来了几波人,他们哭着来又哭着离开,到最后,托尼甚至有些麻木的听着他们的絮絮叨叨。

踏着黄昏来得是神兄弟。

一道闪电劈过,他们自然而然的出现在这里,洛基仍然一身黑西装打扮,干净整洁的好像下一秒就能去参加宴会。

沉默着看了一会儿碑文后,雷神扭过头说,"Loki,我没想到你会跟我一起来。"

邪神没有回答他,他专注地看着碑文,好像陷入了什么回忆,喃喃道,"Tony…… Stark……"

又过了一会洛基突然惊醒,扭头不知是对他哥哥还是对自己说道,"别担心了,这个小胖子现在肯定在那花天酒地呢。"

他摇了摇头,"毕竟我们不得不承认托尼屎大颗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

"他肯定不会让自己过的太糟的。"

他几乎是立马转过身向前走去,故作大声的说道,"走吧,阿斯加德的重建还有很多事务呢。"

谁都知道他只是怕被看到红了的眼眶。

托尔没有追过去,他站在墓碑前,沉默了一会儿,才将手缓慢郑重的放在了墓碑上。

"谢谢你,吾友。"

谢谢你留给我一个家。

神向他致敬,祝他安息。

"快点,蠢哥哥,你在磨蹭什么?!"

托尔脸上勾勒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他最后看了一眼墓碑,回身向那个黑色的身影跑去。

"来了,Bro。"







#tbc#








所以托尼会不会跑呢?最后来陵园的那个人又会是谁呢?灭霸是千里寻妻还是抱得美人归?哈哈哈~(˶‾᷄ꈊ‾᷅˵)~请听下回分解咯




喜欢你们,鞠躬

评论(9)

热度(181)

  1. Siska-F弥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