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敖

……………………………………………………

主混欧美圈,漫威圈👉👉本命抖森以及一票男神

叫我弥敖就好啦,欢迎来找我玩!

其实一直想找个画手和我联动来着……有生之年能找到的吧,吧。

…………………………………………………………………


cp大乱炖,什么粮都吃emmmm....除了盾冬

【灭霸铁】 偏爱(1)

可能会是个小中篇。

NC-17🎀🎀🎀

BGM:偏爱。

因为是第一章就先不放音乐了……以后更新都会放反正以后你们只要看到茫茫刀海中有个清~新~脱~俗~的仙剑三写真就知道是这篇了对吧?

土味BGM我的爱。

文案:
灭霸最终还是收集齐了六枚宝石,响指打响的一瞬间,一切都化为子虚乌有。但这一次,钢铁侠用他的自由与灭霸做了一个无人知晓的魔鬼交易
,为一半的地球生命换回了生的希望。他本以为自己的余生都将在屈辱与孤独中度过,可谁又能料到,这一切……只是另一个故事的起点……









正文👇👇👇




(1)

托尼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就在刚才,当灭霸的手覆上他的脑袋时,嘴里说出的明明是"还有一半的人会活下来,我希望他们都记得你。"

可是托尼,却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

——如果你想救他们,臣服于我,我可以保住地球上的所有生命。

泰坦星干燥的空气像粗砺的沙子源源不断的钻进人类脆弱的肺部,引起的阵痛似乎牵扯到了耳膜,以至于当那人一开一合的嘴传达着似是而非的信息时带来些刺痛的耳鸣,无边的大漠黄沙印在对方紫色的眼睛里,他敏锐地察觉到那双眼睛里藏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复杂情愫。

他很快收起了自己的惊讶

心灵宝石。

心下了然于宝石的威力。但他实在有些摸不清对方的真实想法,以及他刚刚那句看似荒诞实则更荒诞的话背后的目的何在。

即使再猜不透,钢铁侠的回答也只会是一种可能——

滚你的。

像你这样的多了去了,知道吗,你得先排队。





(2)

哭声,无休止的哭声,有的来自伊拉克死于他制造的导弹下的无辜群众,有的来自那个在索克威亚之战中丧子的母亲,中间还夹杂着少年哆哆嗦嗦的余音。

"Mr Stark……"

"I dont want to go ……"

"Im   sorry……"

嗡——

托尼只能无力的跌坐在哪里,任由被黑暗吞没,,仿佛这样就能逃开那些汹涌的愧疚、心疼和绝望。

他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或许有几个世纪那么漫长吧,他甚至没有听到星云的尖叫。

还有蓝色传送门后走出的身影。

"怎么样?你现在想清楚了?"熟悉的语调,带着绝对的自信和一点点嘲讽,像一只箭穿过厚重浓稠的耳鸣,来势汹汹无法拒绝地将钢铁侠拉回现实。

他没有选择,即使上一秒还是百分之零的可能性,却只能硬生生地扭成一个唯一的答案——

托尼用力闭了闭眼,才睁开,他的眸子亮的惊人,直直的对上紫色的瞳仁,像是为了看清楚渺茫的一切,又像是一片虚无中唯一的火把:

"好。你复活他们,保证不再来,我跟你走。"


他握紧了指间残留的,尚带余温的细尘。








(3)

托尼从昏迷惊醒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久,四肢酸痛,稍微晃一晃脑袋就是天旋地转。他隐约地记得自己在答应了灭霸之后就眼前一黑,大概是被他用空间宝石传送到了什么地方。

他一动不动地躺了一会,一边耐心等待脑子恢复原先的运转速度一边思考自己的处境。

身上破损的战衣不见了。介于湿润的空气,这里大概也不是泰坦星了。当然也不排除是现实宝石的幻境。他两只手被两个银白的金属圈——或者应该是另一种形态的手铐束缚着横躺在床上,是的,这个白花花的空间里只有这么一张床。锁链栓的不是很紧,大概是方便他活动的。

灭霸想干什么?自己除了用核弹炸了他一个舰队以外好像跟他也没什么过节吧?他不相信自己还有什么必要到可以放过半个地球的意义,但现在的情况是,人类中数一数二聪明的钢铁侠,完完全全没有丝毫头绪,更别提想出什么对策。

他已经醒了快半小时了,还什么动静也没有。

如果是想报一核弹之仇,也应该马上过来叫他跪下给他舔脚趾什么的不是吗?而不是躺在一干二净的床上。托尼讽刺的想到。

他又等了一会儿,终于不耐烦地动了动锁链,尝试着下了床想四处看看地形,毕竟托尼斯塔克可不是什么乖乖听话的人。

就在他兴致勃勃地走来走去时,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不建议你走来走去,因为——"

后面的话被打断了,因为托尼已经一脚踏空,从一节看不见的楼梯上滚了下来。

于是一瞬间幻境全部消散,暴露出这个地方原本的样子,


这是一个陨石做的圆形建筑,四壁又高又滑,原先床的地方原来是一个石制的座椅,座椅前是几排台阶——托尼刚刚就是从那上面摔下来的。这整个地方除了这把位于正中间的座椅外外再无其他装饰。阴暗的光于宇宙中撒在这个房间,使整个空间显示出一种诡异的冷色调气场,令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慌张和畏惧。

到处都是石制品,刀工凌厉地泛着粗砺感,这般的简陋与强硬的结合,显示出主人不言而喻的野心和暴力,但又不缺美感。

这个地方和刚刚那个空间,唯一像的地方,就只有大片大片的空白和虚无感,和逃出去的零可能性。

托尼转过头沉默地看着走进的灭霸。

大块头端着一个碗走近,"我猜你可能饿了。"

那个碗在他巨大的手掌中反衬的滑稽的小,好像他下一秒手指一动就能把它捏的连灰都不剩。这个想法让托尼的心有点轻微的扯痛,他还没来得及思考为什么,这点痛就被埋没在随着对方走近愈来愈盛的紧张里。

有那么两三秒,他们对视着,谁都没说话。

就当灭霸几乎要以为托尼不会接受时,他突然笑了一下,接过了碗。

虽然那个笑的讽刺和虚假意味太浓,但灭霸显然很受用。

"谢谢,my——lord?"托尼也不再看灭霸,端着碗就随便在台阶上坐了下来,"哦天啊你这是什么东西,你不是想要毒死我吧。"

"你不用叫我lord,Stark。"灭霸皱了皱眉,"而且那是粥,不是'什么东西'。"

托尼耸了耸肩,忍着恶心大口喝了碗里黏黏糊糊的东西,比起饥饿他现在显然更需要这个。

等托尼喝完了粥,他疑惑地看了看一直站着的灭霸,"你还在这儿干嘛?"

灭霸一噎,准备好的台词完全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类给打散了。

"那好吧,既然你还在这……"托尼突然严肃起来,"让我们来好好谈谈……你想让我干什么?"

干什么?灭霸在心里问自己,这个问题恐怕他自己都没想好。

见灭霸继续沉默着不说话,托尼挑了挑眉,"拜托,你把我关在这个鬼地方做奴隶,总该有什么目的吧?"

"你不是奴隶。"灭霸低头定定地看着钢铁侠,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you just …… be yourself。""

托尼闻言讥讽地笑出来了声,"没有人会被锁在陌生的地方任你颐指气使的,除了奴隶。"他的蜜色的眼睛里的仇恨与愤怒突然喷涌而出,
"be   myself  ?    fine……"

刚刚还瘫坐在台阶上没个正形的人,突然一跃而起,下一秒,一个锋利的小刀片稳稳地停在了灭霸脸上那道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小小口子附近。

感谢Steve的老年机,他全身上下只剩下这么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没被拿走,原因完全是因为太过隐蔽。质量也还行,至少芯片没生锈。而托尼袖子里的暗格处,还藏着几片类似的东西,电路图上的小金属片,所有带尖端的玩意全被钢铁侠给拆下来了。

他们两都知道这点小东西几乎完全不会对泰坦星人造成什么伤害,但钢铁侠绝不会坐以待毙。

"我不跟你绕什么弯子了,Thanos,滚远点,别让我看见你。"

托尼成功地看见灭霸眼里开始燃烧的怒火,紧接着,他就听到了泰坦星人低沉沙哑的声线:

"你,你们*,就这么讨厌这个地方?"



"没那么讨厌。"托尼笑得张狂,"但看到你的脸我就恶心。"






#tbc#

*:这里的你们指卡魔拉。


哈哈哈我要来虐阿灭了,下一章就是车拉。

在纠结要不要给阿灭换一个脸(真的要看紫薯脸和妮妮酱酱酿酿吗),你们有什么建议吗,日常爱评论。

圈冷自暖,不怕,爱你们ೖ(⑅σ̑ᴗσ̑)ೖ ::

评论(31)

热度(289)

  1. Siska-F弥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