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敖

……………………………………………………

主混欧美圈,漫威圈👉👉本命抖森以及一票男神

叫我弥敖就好啦,欢迎来找我玩!

其实一直想找个画手和我联动来着……有生之年能找到的吧,吧。

…………………………………………………………………


cp大乱炖,什么粮都吃emmmm....除了盾冬

【盾铁】 那些你所不知道的事


★简介★:一直在想复联三的时候队长接到Tony的电话却发现是Bruce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于是有了这篇文。

⊙去掉彩蛋看应该是篇玻璃渣,回忆杀预警。单纯不做作小Tony预警。

⊙Steve视角,时间线复联三开始之前。

      ———————— 正  文—————————

        Steve Rogers坐在破破烂烂的沙发上,支楞着脑袋盯着距离他五六米远的桌子。

        准确的说不是桌子,而是那空的桌面上唯一的一样东西。

        一部手机。

         半年以来,无论是在东亚,北欧,还是南美或是现在这个方圆几百英里都没有人烟的消息闭塞的安全屋里。执行任务之余的空闲和失眠的夜里,他都把时间花在这上面——找个可以做的地方,拿出那部手机,然后发呆。

         毫无疑问,那部翻盖机的用途只有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却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过。Steve露出一个苦笑,可他们不知道的是,那个唯一的号码,一次也没有被拨出过,也同样一次都没有打来。

         他有的时候会像现在这样一只手横放在膝盖上,一只手捂住下半张脸,头的重量就顺势落在手腕上,眼睛没有聚焦,瞳孔放大大脑放空。但大多数时候思绪会不受控制地乱飞,却还是绕不过那个名字。

         他想起他和Tony的第一次见面。



         事实上,在天空母舰上那次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第一次会面。Steve第一次见Tony的时候,他只有七岁。

          那是个晴朗的午后,他跟着卡特一起去Stark家商讨关于建立一个非政府组织的事,他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好吧,他确实是)一样被那幢华美高调的小洋楼彻底吸走了注意(这完全不是因为他们讲的东西太无趣并且让他云里雾里)总之,在Howard的怂恿下,他被允许独自在宅子里四处逛逛,为了给他们留点二人空间。Steve摇摇头,为了防止自己在大得像个公园似的庭院里迷路,决定还是上二楼转转。

         二楼比他想象的安静得多,阳光无法照进走廊导致有点阴森,他观察到最里面正对楼梯的那间房门虚掩着,有金色的阳光从缝隙之中漏了出来。像花生油洒了。Steve莫名想到那个比喻,那散发着花生油味的阳光吸引了他,鬼使神差的,他走了过去,推开门朝里看去——

         综发的少年听到动静做贼心虚般的从椅子上跳起,与此同时准备偷偷扔掉的粉色信封不偏不倚的刚好掉在垃圾桶旁,发出清脆的一声清响。

         Tony猛地转过身,他整个人浸泡在阳光里像被镀了层黄金。饱满的额头,小巧的鼻子,有些凌乱不怎么整齐的棕色头发,还有那双眼睛,那是用揉碎的星星和芬芳的蜂蜜才能酿出的美酒。此时带着八分羞恼,一分毛绒绒的惊讶和一分软乎乎的怒意。

         他似乎在瞪着Steve。那双眼睛里带着无声的指责和扣问。那两片红的可爱的嘴马上就要撅起来了。Steve脸颊通红,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无礼。

        天呐,我惊扰到了一个天使。

        这是Steve在慌乱间移开目光四处搜寻着眼点时内心的真实想法。

      
        于是他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个信封上。

        那是个包装格外精美的信封,字迹整齐,看起来新的主人用了不少心思。嗯?Steve猛得看向Howard的那个传说中的小儿子(现在他才意识到这一点)在得到一个红扑扑的脸蛋和理不直气不壮的瞪视中确定了心中的答案。

        “你在扔情书?小 Stark?”

         或许是因为Steve脸上的不赞同太扎眼,小Tony移开了目光盯着地上的封情书,自言自语道,“我能怎么办?她们打断了我的实验突然把我叫出去,塞了这封信之后就尖叫着跑走。这真是……太奇怪了。”

         Steve愣了一下,下意识问道:“然后呢?”

        “然后?”Tony软糯声线中的委屈更明显了,“我把信塞到口袋里,走回去继续我的实验。”

        所以这就是那封信有点皱巴巴的原因了。Steve花了两秒钟想了想自己到底要不要多管闲事,然后他发现自己已经走过去蹲下捡起那封信和他平视着说道:“嘿,你不能就这样把它扔掉。即使要拒绝,至少你该先打开来看一看。”

        那小子皱起眉,“我叫Tony。”,然后他不甘不愿的说道:“为什么一定要看?”

        Steve噎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要和这个七岁的小孩儿讲道理的行为有点傻气,而且他口才也不太好,“呃,Tony,其实一个人再和你写信的时候,往往是因为那些话他无法对你说出口,哪怕得不到回应,他也只是想让你知道。那些话对他来说可能……很重要,而且有的时候文字比语言能表达的东西更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看起来没明白,因为他已经把脑袋移开还撇了撇嘴,当然也有可能是在不耐烦。突然他好像想到什么扭过头,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说起来,你有收到过情书吗?”他看到Steve的表情,几乎立刻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怎么办?我好像看到了天使头上的恶魔角!

        Steve抓了抓头发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所幸没过多久,那张扬又折磨人的笑声被一阵脚步声打断,Steve受到的折磨也戛然而止。他疑惑地看向Tony,却发现对方已经站起身盯着门口看,表情似乎有点紧张。

        下一秒,Howard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没有看他的儿子一眼,而是急匆匆冲Steve说到:“你原来在这儿,快点,有新情况。”说完转身就下楼去发动车子。

        Steve手足无措地看着Howard的背影,又转过脑袋瞅了瞅Tony,但看不到他垂眸中的神情,他只好将信塞到Tony手里,“My name is Steve。”留下这句话后,他转身快步跑着去追自己的好友。

        在经过楼梯转角的时候Steve匆匆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方向,Tony还站在那里,手里捏着那个信封,或许在和他对视或许没有。他背后是填满世界的阳光,面前是幽暗阴冷的走廊,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光和影的交界处,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之后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奇怪的是,那一日的惊鸿一瞥,那个小小的倔强的身影,却一直刻在Steve的脑海中。






        所以后来再见,其实自己也有点迁怒于对方翻天覆地的变化吧,意识回笼,Steve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心知自己没有立场责怪他,他现在更多的是对当时那个口无遮拦的自己的悔恨。

        他有没有听进去他的话?他会不会像当初一样看都不看那封信就是直接扔进碎纸机?Steve又出了神,是了,那封信没有精致的包装,他甚至没敢用敬辞“dear”,只是一个苍白的、孤零零的“Tony”,他为什么要看呢?

        他很忙吗?在做实验?在吃饭?哦,时差。那休息了?还是又熬夜了?

       “Steve?Steve!”熟悉的女音唤醒了他,Natasha有点着急的脸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时机成熟了,干完这一架再说!”

         Steve只来得及将手机放回那个五角星下方的口袋里,转身出门。

        这是他们这一趟最后一个九头蛇的据点,要认真对待才行。实际上,美国队长对每一场战斗都是认真对待的。





        还有最后一个漏网之鱼,接到Natasha的消息后Steve决定原地隐蔽来个偷袭,一,二对方近了。Steve握紧拳头,双腿绷起,随时准备弹起给对方致命一击。

        就在这时。

        “嗡——”

         史蒂夫愣住了,除了骤然紊乱的心跳,从他离胸口最近的贴身口袋里,他还听见了一个不太一样的声音,随着不怎么剧烈的震动,就像小猫轻轻用爪挠了一下,轻柔却真实。

         “嗡——”  第二声。

        耳机里传来Natasha疑惑的低吼。Steve没有半分犹豫地站起身给对方干脆的一脚,掏出有点温热的手机。

        “嗡——”  第三声。

        拇指悬空在接听键上半秒,Steve突然觉得周围安静的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一瞬间空气都要凝固了,但在第四声响起之前,他还是确认了这一切不是梦。

       “ Hello  ,Tony ”

       他的声音和手上的薄汗一样,粘稠惹人不快,真糟糕,Steve心想。











(彩蛋)

      “Hi captain,I'm Bruce,  Bruce Banner。”

      而他等来的,却是一个可怕的噩耗。




#end#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