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敖

……………………………………………………

主混欧美圈,漫威圈👉👉本命抖森以及一票男神

叫我弥敖就好啦,欢迎来找我玩!

其实一直想找个画手和我联动来着……有生之年能找到的吧,吧。

…………………………………………………………………


cp大乱炖,什么粮都吃emmmm....除了盾冬

【Galway Girl】也青也 高甜

"I met her on Grafton street right outside of the bar
  我在酒吧外的格拉夫顿大街遇见了她 "

      

       江西大道,龙虎酒吧,夜间两点半。

       王也站在酒吧门外,背对着里面嘈杂疯狂的喧嚣,好像一个局外人。

        他天生就是那样通透的气质,如玉般温润,如水般清澈,只要他往那一站,就自在的像处在山林之间,明明只是穿着T恤和大裤衩,却天然一副仙风道骨。

         背后的龙虎酒吧,几乎是g国唯一一个能如此混乱而不为人所知的地方了。它表面上是个酒吧,其实是个地下拳场兼黑市入口。

         还不是个普通的地下拳场,

        来这里的人,不有点本事就是有强硬的后台。

        今年酒吧的主人不知道有要玩什么名堂,搞了个全国大赛,弄出本通天箓和酒吧的管理权,扬言全场最佳可得之。

       这下好了,本来就错综复杂的地下拳场现在更是鱼龙混杂。

         他根本就是一个局外人。

         不过,王也之所以会在这,他还是有点本事的。

        王也会拉二胡。

        嘿,别笑,地下拳击很讲究气氛,就在双方体力都快到极限时,一首燃起斗志的bgm效果堪比兴奋剂。二胡拉到极致可模仿马嘶龙吟,做点背景音乐完全不在话下。

         除此之外,要在说还有什么本事,他也就会一点不入流的算命而已。实在不值一提。

"She shared a cigarette with me while her brother played the guitar
  她递给我支烟 那时她的弟弟在弹着吉他 "

      
         正当王也听到里面震耳欲聋的吼声和骂声小了一些,心里正暗道该他出马了的时候,一支烟递到了他的眼前。

        他一侧头,便看见一个靛色头发,面色略苍白的青年,他眯着眼睛说:"嗨,王也。"
     
        王也摇摇头表示不抽烟,有些惊讶地看着他问道,"诸葛塔罗世家?您有什么事吗?"

        "道爷好眼力,"来人依旧眯着眼,收回了烟。"在下诸葛青,我家小弟刚刚被金大哥给欺负了在里面买醉呢。"他指了指酒吧,又耸了耸肩膀。

         "实在称不上道爷,"王也摆了摆手,又想起刚刚那一场他都没机会拉首曲子的比赛,失笑道,"令弟倒是可爱的紧,只是……哎,这么小的年纪,一个个的为什么要这么拼呢?"

"She asked me what does it mean, the Gaelic ink on your arm?
  她问我“你手臂上的盖尔语纹身是什么意思” "

        诸葛青沉默了一会,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有一段时间,他们就这样肩并肩站着,面前是一望无际的荒郊和星空,背后是繁华和嘈杂。无端竟生出一种自己在世界边缘的感觉。

         诸葛青很快因为自己的感觉发了笑,他望向王也,好奇地盯着他眼睛底下的青黑。

         "道长这黑眼圈,该不会是什么后遗症吧?""

"Said it was one of my friend's songs, do you want to drink on?
我回答那是我朋友的一首歌 你想要喝一杯吗"

          王也只是撇了他一眼,"别瞎打听,小心翻你个底儿掀朝天。"开玩笑,别人不知道他会算命,这个狐狸天天一副塔罗牌不离手会不知道?还在这试探,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有点烦躁,扯了扯衣领。摆摆手转身往酒吧深处走去。

          这不对,他已经很久没有烦躁的感觉了。

"She took Jamie as a chaser, Jack for the fun

她酷爱Jameson,偶尔也喝点田纳西的威士忌

She got Arthur on the table, with Johnny riding as a shotgun
  把那Arthur黑啤放在桌子上,配上那Johnny威士忌,好似一把猎枪 "

        王也没想到诸葛青还会跟进来,他更没想到的是和他一起进来是个什么后果。

       他本来穿着随便就格格不入,但显然他旁边这位一身西装革履正经的可以去参加晚宴更加格格不入。

        他们一进门,就几乎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可这个狐狸还像没自觉似的,眯着眼睛勾着他的肩膀就走了进来,把西装一脱塞进他怀里就上了场。

        ?身为一个术士要和那些皮实怪打?他不要命了?

"Chatted some more, one more drink at the bar
  在那酒吧随兴聊着 不停喝着酒

Then put van on the jukebox, got up to dance, you know
  然后在点唱机放起范莫里森的歌 开始跳起舞了 "

         王也看着台上抱头鼠窜的诸葛青,不禁有些头疼。

         看他刚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还真以为他有什么本事,没想到,现在竟然被追着满场跑。虽然跑得很有章法,但也是跑不是?

         对方也不是专业炼体的,看着挺弱不禁风,一身白衣眉间朱砂,出落得很是标致。

         但自从他开始浑身充电的满场追人,王也也不敢小瞧他了。

         这股电,瞧着诡异至极,而且速度确实恐怖。恐怕太极云手揉不过来。

         想想刚刚他是如何被那个扎着马尾的小子打败的,就更加让王也不寒而栗了。

         他们两打的,那几乎都坦诚相待了好吧。

         照这个实力,如果这个小师叔再输给诸葛青一次,恐怕丢不太起这个人。所以这会儿才直接往死里怼他啊。

        眼见场上那个蓝头毛快要顶不住了,王也迅速瞥了台上不动如山一脸正经的张之维一眼,

         他没有错过,拳馆主人对自己亲徒儿下的那一手。

         哎,罢了罢了。王也站起身来。

         他本来就是被张之维请来做个托,监控一下场上气氛的。

         现在,他要阻止一场良家美男被虐的悲剧发生,也算职责之内吧?

"And then she kissed me like there was nobody else in the room "

        台上的诸葛青似乎一个不察,躲闪不及,眼见着一到黑色的球状闪电就要奇袭而至。

【乱金柝】

        突然,闪电就像被静止在了原地,一个身影挡在了诸葛青面前。

        很快搂了他的腰退到场地边缘,笑着戳戳他的脑袋道,"哈哈抱歉抱歉,我这个朋友脑子不好使,冲撞了道长还请见谅,我们认输,认输哈。"

         来人随意扎着一个马尾,额前的乱发正随着动作舞动,黄色的T恤配着麻色的短裤,灰色的眼睛实在是其貌不扬。

        但那眼里的神采,却是那样顾盼生辉。好像装着一个银河。

        于是,诸葛青缓缓抬头,在王也光洁的下巴上啾了一口。

        然后愉快地看着以那里为中心,轰然散开的红晕。

        真可爱。

      "After dancing the céili singing to trad tunes
       I never heard Carrickfergus ever sung so sweet
       Acapella in the bar using her feet for a beat"
    

酒吧里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刚刚差点一败涂地的诸葛后人,被什么得道高人几乎就在一瞬间被救了出去,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已经都上嘴亲了。

所有人都出离愤怒了。

不带这么玩的吧?有靠山了不起啊?!

这是张之维站了起来,眼神一扫刚才在嘀嘀咕咕跃跃欲试的人群,开口道,"王也道长,你们已经破坏了拳场的规则,所以……"

他话音还没落,人群中就有人倒吸一口气,王也?那个半道出家却天赋异禀的王家小少爷?在他们酒吧里拉二胡?该说人家大隐隐于市还是说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姑奶奶,这人可惹不得。

一时间,刚才还在摩拳擦掌的人全都安静下来,

"规矩我懂,这场也确实是我输了,我们马上就离开。"诸葛青连忙拽着还在当机状态的道长下了台。

" Oh, I could have that voice playing on repeat for a week
       And in this packed out room swear she was singing to me "

王也被拉下了台,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被塞了被马提尼坐在酒吧角落了。

眼前竟然还是那只鬼头鬼脑的眯眯眼。

"道长别慌,我只是为了向您道个谢,若不是你刚刚的奇技,我这下估计被轰了个对开。"诸葛青笑着说,

你知道还要跑上去比。王也在心中默默翻了个白眼。但他说出口的却是:"你没事就好,咳,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说罢便要起身。

但诸葛青的一句话却定住了他接下来的所有动作,

他说:"什么事呢?去找本届的冠军劝他放弃寻找他爷爷突然宣布退隐消失数十年的真相?"

王也猛的抬起头紧紧盯着诸葛青,目光锐利。

"你别这么看着我嘛,"诸葛青耸耸肩,说道,"你这样做根本没意义不是吗?你是来帮酒吧老板扫平障碍的,说到底是他利用了你,他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把徒孙弄了来继承酒吧,怎么可能让你给搅黄?"

"总是要试试的"王也沉声道,握紧了拳头。

"你啊真是的,天天问别人,怎么自己还要这么拼呢?你算过了吗?"

沉默了好一会儿,王也才从喉咙里闷出了三个字,"算过了。"

"那不就得了,下下吉对不对?你若不信,山人再给你换着法算一次。如果不是下下吉,我就放你走。"诸葛青随身抽出一副塔罗牌,不由王也拒绝就把法阵摆好,闭上眼开始占卜。

王也细细瞧了他无比认真的模样,知道这狐狸执拗的程度,于是也只好叹了口气坐会位置上。

塔罗牌的占卜很具有神圣感,几分钟之后,诸葛青睁开了眼睛,开始翻牌读牌。

这种时候还在想他的眼睛怎么那么好看,我真是没救了。王也心里暗想,将目光移向桌上的牌面:

逆位死神、
逆位愚人、
情人。

什么鬼?他一个外行都看出来情人牌有蹊跷,他重又看下诸葛青,这孙贼玩他呢?

诸葛青笑了笑,说,"因为我测的主角不是张楚岚啊,"

"我测的是你啊。"他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那张情人牌。

        "You know, she played the fiddle in an Irish band
         But she fell in love with an English man. "

"给你讲个故事吧,王也。"诸葛青一口喝下杯子里的烈酒。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他生活在一个庞大的家族中,从小就被要求做一个优秀的继承人,为此,他每天都很努力的练习,"又灌了一口酒。

"他很乖,乖乖地听长辈们的话,做他们要求的事。所有人都说他天赋异禀,是家族的希望,"诸葛青又点了一杯伏特加,抿了一口才继续道,

"当他自以为足够优秀的时候,有一个人出现了。"

"我姑且称他为友人A吧。"

"见到他之后,小男孩才意识到什么叫天赋异禀,那是一种他穷尽此生都追赶不上的距离。"

"可笑的是,友人A是个极好的人,他表面云淡风轻,却把所有温柔和深情都藏在心底,不声不响地守护着他坚守的东西。小男孩很喜欢这种人。"又是一口酒。

"但时间久了,小男孩发现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嫉妒和怨恨,A的出现几乎毁了他的前半生。"

"但是他也什么都做不了了,"诸葛青突然苦笑了一下,一口喝下杯子里剩余的酒。

"小男孩发现,他好像爱上A了。"

"多可笑,他在浙江的名门望族中修习钢琴,却喜欢上一个躲在山中的拉二胡北京老爷们"

"你说,他该怎么办?"诸葛青睁开了眼睛,但其中却溢满了朦朦胧胧的雾气,其背后藏匿的情绪无人可知。

      "And now we've outstayed our welcome and it's closing time
       I was holding her hand, her hand was holding mine
       Our coats both smell of smoke, whisky and wine "

王也心情万分复杂的站在酒吧门口,肩上还搭了一个醉过去的诸葛青。

比赛已结束,张楚岚自然没有听他劝告,后面的事情也已经和王也没了关系。

真正让人烦躁的,是他肩上这个已经睡过去的人。诸葛青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现在脑子里简直一团乱麻。

他们两身上都满是酒味和烟味,如果仔细闻,说不定还有对方身上的一点点独特的味道。在寂静下来的黑夜里格外刺鼻。

呼……反复在心里念了几遍清净经。

王也才重新迈开脚步,走在黎明前的黑暗里,一如他来时一样,向前方依稀灯火城市深处走去。



不,或许和来时不一样了。



至少,他不再是一个人。

     "As we fill up our lungs with the cold air of the night
      I walked her home then she took me inside
To finish some Doritos and another bottle of wine  "

王也把诸葛青放在宾馆的床上时,外面的天已经快蒙蒙亮了。

他把人小心地放在床上,又看了一会儿,才准备离开。

他刚刚转过身子,手腕就被人拉住。

下一秒,视野天旋地转,他被人拽回了床上。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狐狸一样狡黠的眸子,眸子的主人在说:

"我千方百计把你骗上床,道长,现在想逃吗?"

I swear I'm gonna put you in a song that I write
About a Galway Girl and a perfect night

啧啧,白日宣淫

She played the fiddle in an Irish band
But she fell in love with an English man
Kissed her on the neck and then I took her by the hand
Said, "Baby, I just want to dance"
My pretty little Galway Girl
My, my, my, my, my, my, my Galway Girl
My, my, my, my, my, my, my Galway Girl
My, my, my, my, my, my, my Galway Girl

逆位死神,向死而生,逆位愚人,极致混乱。

简直是一对绝配。


















唠嗑:

私设一大堆我知道很多地方不合理我知道……but我自己写的是真的超开心233请考据党放过?

也青也我心头好啊啊啊,过把瘾。

致敬黄老板,大家可以去听一下这首歌,歌名如题。

当然有建议一定要告诉我呀。

撞梗侵删。












最后在悄咪咪地求个小心心(づ ̄3 ̄)づ╭❤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