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敖

……………………………………………………

主混欧美圈,漫威圈👉👉本命抖森以及一票男神

叫我弥敖就好啦,欢迎来找我玩!

其实一直想找个画手和我联动来着……有生之年能找到的吧,吧。

…………………………………………………………………


cp大乱炖,什么粮都吃emmmm....除了盾冬

【小甜饼】帕瓦罗蒂听了都落泪

如题,侵删,洗澡时想出的梗,应该不会撞吧。。。

          某年某月某日,华生失踪了。
         
          没人知道什么时候,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在夏洛克意识到并开始疯狂寻找时,他就已经不见了。

           这事儿还得从三天前说起。

           那天清晨8:00,夏洛克准确无误地坐在他的专属沙发上,将今日的早报摊开,眼睛却看着对面那扇紧闭的房门。
         
          他在等着华生睡眼朦胧地打开房门,然后好让他为自己泡一杯加两块糖的黑咖啡。
           你问他为什么不自己泡?哦,夏洛克福尔摩斯做事可不需要为什么。

           8:10分,夏洛克抖了抖报纸。

           8:15分,他放下报纸。

           8:15分零一秒,夏洛克把双手合十放在唇前,眼神专注地看着门。

           8:15分零二秒,他把手放下,拿起手机。

           "起床,约翰,否则你将听到我关于赖床的243种危害的专题讲座。"

            8:18分零二秒,"快点,你起床不需要3分钟。"

            8:18分零三秒,"或者你想要那个Lisa还是Joe在今天和你分手。"

            8点21分零三秒,夏洛克放下手机站了起来,走过去打开了那扇门。

            然后,他皱了皱眉。约翰不在卧室里。

            床单整洁一新,窗户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地毯也没有被人踩过,浴室里没有昨天夜里的水迹,甚至约翰的拖鞋都整整齐齐的摆在床边。所有属于他的痕迹都不见了。

            但昨天晚上他明明亲眼看着约翰走进房间。

          夏洛克逼迫自己镇定下来,没人可以从他身边无缘无故地消失。绑架?莫里亚蒂?马格努森?不,不可能。麦克罗福特?不会是他。约翰自己走了?这更不可能,他没办法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

         然后,他打通了麦克洛夫特的电话。找人,找大英政府准没错。

         他应该镇静一点,麦克罗福特会找到他的,不然他这个情报头子也可以提前下岗了。

        夏洛克坐了下来,零点零一秒后,他又跳了起来,在屋子里踱来踱去。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然后,他掏出了手机,开始潜入苏格兰场的警用系统。

        他没办法什么都不做就在家里等着。

      


         当他运用苏格兰场的便利将伦敦所有街道的监控都看过一遍,并仔细搜寻了所有离开伦敦的航班之后,夏洛克的脸色彻底白了下来。

       麦克罗福特还没有回他电话。

        他几乎要准备在全世界各国的政府平台和情报机构网站上张贴寻人启示了。

         该死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从来没有如此狼狈无措过。




        

          三天,整整三天,华生毫无预兆,平白无故的消失了三天,没有一点踪迹,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夏洛克也整整失常了三天。

        在无头苍蝇一样乱找一通后,夏洛克彻底安静下来,太安静了,没有约翰的221B像是失去了生气,再不会有枪声和男人大声抱怨无聊案子了,尼古丁突然就失去了他的作用,夏洛克偶尔还是会去查案,但是往往在习惯性地说道:"约翰,说说你的想法"时愣上很长一段时间。

        他开始整夜整夜的不睡觉,只是坐在约翰的房间里,什么也不做,呆呆地盯着某一个地方看一晚上。

        就连安德森都没有忍心和他对着干。

         这样的夏洛克太反常了,让所有熟悉或不熟悉他的人都感到难以言喻的紧张。

        当麦克罗福特赶到的时候,夏洛克正坐在约翰的房间里。

        "拜托,夏洛克,瞧瞧你现在的样子,活像一个被丈夫抛弃的怨妇。"麦克罗福特拄着他那把标志性的黑伞,站在房门外,表情戏谑。

        夏洛克没有看他一眼。

         "夏洛克,"麦克罗福特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振作点,你这幅样子可不能找到他,他还在等着你。"

          麦克罗福特深深叹了口气,"就算是这样,你也不愿意承认么。"承认你对他的情感。

          "有没有消息?"夏洛克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有种奇特的磁性,现在又混着朦胧的低哑,像是生锈的金属在互相摩擦,混合着大提琴的协奏,有种说不出的沉郁低迷。
       
            "…………没有,但是……"

            "那就再去找!"夏洛克猛的看过来,他眼底交错的血丝异常妖异,此时的他像一只被踩到痛处的受伤的野兽,暴躁地令人心疼。

           "但是……你……"

          夏洛克突然起身,"蹬蹬蹬"地走过麦克罗福特的身边,拿起客厅沙发上的小提琴,准备开始拉。
 
          麦克罗福特叹了口气,每次都是这样,每次夏洛克拒绝交流并赶他走的时候,就会故意将小提琴拉到一个人神共愤的地步来让他闭嘴。

         他几乎可以想象,下一秒从那把小提琴里会发出怎样的声音,那简直是帕瓦罗蒂听了都落泪。

         但下一秒,出乎他们两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那把小提琴没有发出古怪刺耳的声音,而是……开口说话了。

        那把小提琴说:"嘿,夏洛克,真高兴你终于想起这把小提琴了,不过在这之前,你可以先把弓从我的腰上挪开吗?"

         

         ………  ………

      

         "约……约翰?"

        "嗯。"

        "诶?!"

        "哎呀夏洛克不要用弓摩擦来摩擦去的!"

        "夏洛克!挪开不是往下挪!你压到我屁股了!!"
        
        !!!"喂!斯~嗷~"

         麦克罗福特:……呵呵,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夏洛克不再像之前那样反常了,准确的说,他现在更反常了。

          他恢复了对案子的兴趣,但是走哪都会带着把小提琴,他从来不拉,还叫他John.

         别人都以为他思念成疾,于是将小提琴认做自己曾经的最佳拍档。

         只有麦克罗福特知道,夏洛克只是不想让约翰在人前发声,因为每次拉开小提琴,最终都只会变成一场活·春·宫。。这家伙最近的独占欲成几何倍增长。

          果然,一个人禁欲太久,做出什么事都情有可原。

          对于此,麦哥表示,他心累,想去吃几个小蛋糕平复一下。



【以下华福党福利,ooc严重,慎入

       某年某月某日,夏洛克又在221B公然调(拉)·戏(琴)约翰,

        但是,这次好像翻车了。

        拉着拉着,约翰突然就没声了。

        夏洛克正纳闷,难道拉坏了?突然一阵天旋地转,转眼间他就躺在了地毯上。

        身上还压着一个光溜溜的约翰。

        "夏洛克,你说,你让我压抑了这么久,是不是应该给点补偿?"

         身上的人在他耳边喷着气,带的室内温度不断攀升,

         像是置身在阳春三月,万物复苏,百花盛开。

         

评论(3)

热度(127)